天德教簡介
 

精神療養解說

精神治療解說    作者-蕭大宗師昌明夫子
     夫道為天地之始,天地載道以生人。天以陰陽五行,化生萬物,地乃成象而載萬物,當上古初民時代,穴居野處,其性渾渾噩噩,而無嗜好,長壽而康,繼乃天生聖人,教以相生相養之道,架屋以避風雨者有巢也,寒為之衣者軒轅也,飢為之食者后稷也,於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因有陰陽風雨晦明,又出神農採藥,以防疾病,發明內經,親嘗百草,深知天命五行以生人,人得五行以立命,人秉天地之氣,五常之性,具有心、肝、脾、肺、腎為之五臟,以合五行,所謂心為火,主體,其味苦,肝為木,主仁,其味酸,脾為土,主信,其味甘,肺為金,主義,其味辣,腎為水,主智,其味鹹,當是時也,攷察藥性,以五味而治五臟,別陰陽五佐五行,發明君臣佐使以為用,熱者涼之,寒者溫之,壅滯者導之,閉塞者啟之,不及者補之,太過者削之,下沉者升之,上騰者降之,調和營衛,養其血氣,保其精神,培其元氣,以致中和,然聖人相傳之道,不外乎中,故曰致中和,天地位,萬物育。
     書曰: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以人心之危而微之,守之以一,一者止也,止於至善也,不偏謂之中,中庸者人之大本也,本立而道生,以之格物,物不無知,以之養人,人無不安,故孟子曰:苟得其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無物不消,君子上達而知天,以人為一小天地,何也,繫命於天,易所謂乾為首,首猶天也,坤為腹,腹猶地也,坎為耳,屬水也,離為目,屬火也,艮為山,猶手也,震為雷,猶足也,巽為風,猶股也,兌為津,猶口也,以八卦而配五行之氣,火之為氣也,炎上通明,故主禮,木之為氣也,欣秀而榮,故主仁,土之為氣也,寬厚守中,故主信,金之為氣也,堅剛方正,故主義,水之為氣也,潤澤流通,故主智,以五氣而合五常,五常者,天地之正氣也,觀乎當今之世人心澆薄,世運衰微,道學盡隳,專尚物質,為物慾所蔽,為新潮所趨,七情所染,六慾相攻,起心動念,不在聲色,即在貨利,不在貨利,即在勢位,不在勢位,即謀華屋良田,擁抱嬌妻美妾,戕賊其心,消磨其神,耗散其氣,可謂萬事勞形,百憂感心,加以天時失序,陰陽失和,炎威所逼,風雨相侵,嶺南之瘴,江水之毒,如此種種原因,相逼而來,焉得而不病,吾乃興念及此,人命堪憐,所以創行廿字,曰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此廿字者,為天地之正氣,使人堅守操持,朝乾夕惕,則為正氣之體,光明其心,太虛之身,太虛者,道之體也。老氏曰:清靜無為。佛氏曰:無聲色香味觸法。孔子曰:富貴於我如浮雲。莊氏曰:凡有貌相聲色者皆物也,能棄其物,則為完人。耶穌曰:離棄一切。穆罕默德:以清真無礙。以此修身,則無嗜好,以此養心,則胸中無物,正義凝神,明靜養氣,不搖其精,不役其形,則元氣充足,志慮安寧,如此行之,則包羅正氣,含蓄於內,以化萬物,而應萬事,所謂得道之純。道包天地,驅使萬類者,無非正氣也,以此治病,無病不瘳,以此化人,無人不化,以此齊家則家齊,以此修身則身安,是謂盡性,盡性則窮理,窮理則可格物,吾創精神治療,即格物一端也,格物則可致知,或病於心者,以禮治之,或病於肝者,以仁治之,或病於脾者,以信治之,或病於肺者,以義治之,或病於腎者,以覺治之,使其不偏不倚,無重無輕,致中和,其病自愈。
     語云:一誠所至,金石為開,其此磅礡正氣,何患病之不愈乎,即如文天祥作歌以辟牢瘟者正也,王祥臥冰而獲鯉者孝也,荊軻行刺而白虹貫日者義也,魯陽揮戈而退日者忠也,佛氏說法而咒蓮生缽者慈也,結草而啣環者德也,此乃正氣所致,感應天和,載之於書,傳之於世,歷有明證,故語曰感而遂通,如響斯應,然則何以「布」為,乃因患者元氣凋敝,精神疲乏,非以多數正氣治療,不足為功,由是借布憑依正氣,服則易痊,夫正氣即空氣之清輕,人賴以養,物賴以存,由平時靜坐參禪,調鉛煆汞,向空呼吸而成,所謂放之則彌六合,卷之退藏於密,發乎外則為光,光者由氣凝成也,藏於內則成丹,丹者由氣結成也,昔日華陀在世,能醫虎口龍鱗,此乃有道之醫也,我國素為禮教之邦,十六真傳,乏人研究,易判陰陽,書傳治理,固有道德,不能講求,誠可謂不學無術,應思老子之遊函谷,何以紫氣東來,諸葛之祭東風,何以按時而至,因道生天地,運用流行,無所處而不當,因念人民貧苦,病厄顛連,見瘡痍之滿目,發惻隱之慈心,吾乃以此正氣精神,療治其病,免人災難,不得不盡愚忱,願來求治者,吾則醫之,亦是仁術一端,真理昭著,近年來所有求治者,不下十餘萬人,雖不能個個全瘳,所愈者亦在半數以外,原裨益於社會人心,不無補也,吾今提倡廿字,治人身心,挽回世運,道德興而時和世泰,禮義足則國治家齊,廿字為聖賢之母,佛仙之基,天經地緯,包含化育之中,陽長陰生,不外中和之理,混然一氣。有生生不息之機,道化三才,有穆穆含元之象。生者人之所同欲也,病者人之所同惡也,吾以痌瘝在抱,惻隱為懷,欲抱道而居,?蒼生之未忍,表慈心於物,見患者而堪憐,且天地有好生之德,而況吾輩乎,於是體天地之心為心,見人溺如己溺,見人饑如己饑,乃以廿字精神,解人民之痛苦,衹求四知感應,無迷信之神傳,著手成春,莫非正氣使然也,蓋古人壽高而病少者何也,其心寡欲,其氣和平,富貴不搖其志,好惡不亂其中,養成清虛明淨之體,慈祥和藹之心,上合於天,下棄於物,故語曰:物我無間,則其氣也,浩浩乎充塞於天地之間,則其神也,悠悠乎超脫於凡塵之外,即如彭祖永年,能悉養生之術,張良辟穀,因從物外之遊,如周之太公,漢之子陵,可謂超然無物,又如唐宋名儒,李白、昌黎、陶潛、蘇子、歐公、朱熹之輩,皆能含元抱一,雖優遊塵世之間,而其心神超乎天地之外,其得天地之正氣,高也、厚也、明也、悠也、久也、有此正氣,而晦氣不能侵,邪氣不能近,而疾病之來,不亦難乎,然今之人,不能瞭解道義,沉湎於酒色財氣之中,荒嬉於驕奢淫佚之境,欲圖享受無災令終者難矣哉,吾勸世人,欲求治病,必先治心,心壞則神離,神離則氣散,氣散則百病叢生,雖盧扁復生,和緩再世,亦復無能為矣,所謂禍福無門,惟人自召,修短有數,亦是己求,德厚必可延年,仁慈方能享壽,語曰:仁者壽,天錫純嘏也,天道無私,在於人心之善惡,善者則正氣充足,精神凝結,氣旺血和,此乃養生之大道也,惡者則正氣消亡,陰氣充斥,如此則病,病者由心所致也,心病則難醫。欲求安全,務宜改過,改過則心清,心清則神凝,神既凝矣,氣乃聚也,其病自愈,其身自安,凡今之人,不可不知也,請三思而熟讀,是為說。

 

精神治療淺解

精神療養淺解         作者-佘子誠老師
一、 人體組織之原理
    一個人在這地面上何以能生活,在科學上講起來不外元素細胞得物質滋養以生存,此是重在有形質的方面,若要研究起來,僅此物質一方面一個人決不能生存。因為一個人的身體生活要素,第一的是要血液流行,而且要流行調適勻和,此項血行調適勻和,則為肺的呼吸,可使心臟活動力大,胃的消化力強,然肺的呼吸是什麼,可以使其能自然動作,就是無形的作用了。人人都知道,人若離了空氣就不能生活,所以一個人能在地面上生活,根本就是氣,離氣就不能活了。
    第二就是神,這個神不是神鬼之神,乃是精神的神,在人的體中,為心的主宰,所謂心神是也。 這個神有指揮命令全體諸機關的權力,如驚恐就心顫面白,羞愧就耳熱發汗,若悲哀有動於中,即飲食無味、消化不良、血行失調,這個神在人的體中可以藏於密,在人的體外可以彌宇宙,人若無神,即全體無主宰失了知覺,目無見、耳無聞、食不知味,雖活如死。這個神要過細研究起來可以人體死他不, 因為他是無形的,與有形的身體可以分開,所以現在有句精神不死的話,決不是假的。這個神又是正直無私的,譬如做了一件不正當的壞事,很神祕什麼人都不知道,但是本人自己心裏無論如何總似覺不安,這就是這個神不與他容合了 。倘若一個人一生是光明正大不做壞事,這個神就自然安靜可以容合,就是心神安定合而為一了。前頭所說一個人的生活離氣不行,倘若人的這個神長使他在人的體中安靜,他就能與空氣相合,是輕清而上浮的;但是一個人不光明正大多做壞事,這個神在人體中就不安靜,他與空氣相合,是重濁而下凝的;因為這個空氣是大空自然之氣、天地的正氣,人正則神正,神正則氣清,清則輕,自然上浮居於太空;人不正則神不正,神不正則氣濁,濁則重,自然下凝墮於塵垢。所以一個人固不能離氣,又不能離神,此二者是人體生活的本根,看不見、摸不著,而一時不可須臾離也。
    第三就是精,一個人身體上的血液津液以及肌聰皮骨一切有形的組織,在科學上已有生理學的解晰;就哲學而論,大凡一個人的滋養,是取得物質上的精而成血液流行遍體,但是這個血中有精,歸於腎,下行可以生人;這個精中又有精,就叫做精中之精,歸於丹由,即是精神的精,為人體中的一點元陽,這一點元陽與神相合,就成為整個的精神。就前面所說的氣神精三者而言,氣是總司流通呼吸,神是司主意志思想,精是支掌坐立行動,是一個人身體生活在這世界上不可少的最要的元素,缺一項這個人就不能生存。所以一個人不能只憑著有形的物質可以生活,要知道物質生活是憑著無形的主宰才可以保存的,是以一個人的生活要以無形的精氣神三者為原理。
二、 人體疾病之由來
    一個人從出母胎的時候,要是在胎內沒有缺乏機能的不完全的地方,決沒有甚麼任何的疾病在身上,這是所共認的,但是其中又有一種遺傳性病,這都是胎教不良的壞處,不能認為原理。所以古人孕子,胎教有則,不聽淫聲、不視惡色,除了這胎教不良所染的傳遺病外,其餘都是在身體以外由人自己所召來。
    疾病是一件害人的事情,受了就痛苦的了不得,避之且不及,何以要去召來?如果一個人要如他種愚蠢的動物一樣,無欲無貪,也就不會去召疾病,因為一個人的靈性知識 比甚麼動物都強,除在襁褓時有護持外,舉凡一切所見所聞的環境,終日相習,目之於色求其美、耳之於聲求其悅、口之於味求其甘、身之於適求其逸,求之不得必設法去求,縱情酒色、爭逐貨利、 貪而無厭、不知所止,於是乎人體中的原素精氣神三者,無形中受了損傷毫無知覺,日漸消耗,必日見虛弱,凡美目悅耳甘口逸身的放縱,就是自己去召疾病的使者。
    這個疾病不召可以來的,何況去縱情聲色、飲食無度、肢體怠惰,一方面自己身體上原素的抵抗力減削,一方面外來的風寒暑濕以及傳染流行的病症就乘虛攻入,不怕鐵打的金剛不病何待,這就是人欲無饜、疾病由來的本根,要過細研究這疾病何以到身上來的原故,可以分晰如左述的種種來由。
    疾病的根原來由就是氣,這個氣就是空氣中氣候的氣,這個氣候的氣的當中,無時無刻不含有風濕寒熱瘟厲瘴疫的濁氣,這種氣的流行,一方面是地上物質的薰蒸,一方面是空中氣候的變化,就是科學上所講的炭氣與養氣的化合,為何地面上炭氣與空氣中的養氣化合會生出這種不正的濁氣來呢?照哲學講起來,氣之清者必輕,清輕而上浮;氣之濁者必重,濁重而下凝;此一定不移之理, 如氣球上升就是氣輕的原故,所以在地面上流行的氣,都是不能上升的濁氣,這種濁氣的變化,如山谷森林多的地方多瘴氣、人?稠密的區城多疫氣就是這個原故。
    因為山谷高深,在地面上的空氣四周閉塞、難以暢通,而地面上的草本腐化薰蒸不能上升,所以就凝結成為瘴癘之氣,若是人?稠密的地方,每天飲食起居所遺棄的穢屑,以及便溺種種不潔的東西必定很多,這些不潔的東西最容易腐化的,人所看見的是已經化生出來的微生物,還有看不見的一種氣體,這種氣當然不會潔淨的,這就是濁氣了。這種濁氣是很重的,決不能上浮,若是天時的氣候冷熱不和,這空氣就有濃薄不勻的變化,他與地面上污穢凝結的濁氣相合,就會變成瘟疫的氣,一個人倘若縱於聲色貨利的人欲、不知節制,他的精神決不能團聚起來,精神既不能團聚,就沒有堅強的抵抗力,既沒有堅強的抵抗力,於是乎仍身體上的元素細胞的組合也就不能緊密,一遇瘟疫瘴厲的濁氣,也就即刻由自己的呼吸隨同到了體中,或由皮膚毛孔侵入到了肢肉的內面,只看身體上的那一點在人欲上耗散得厲害,那一點地方就比較虛弱,即刻的就被這瘟疫瘴厲的濁氣乘虛侵入,也就即刻發生疾病。
    在現在的科學上的醫學來講,說人的疾病是有一種微生的病菌在人的體中作祟的原故,並且這病菌可以滋生,傳達的很快,這個道理在事實上研究,可以抽驗看得到病菌的形質出來,並有說這病菌是由他方面傳染來的,這種事實固然是不錯的,然而依據前面所說的氣研究起來,這病菌的由來一方面是物質的腐化,一方面是生機物上的固有。就固有的方面說,一個人的身體無論那一部分 都含有無數的微生蟲,如精的當中也有蟲,胃中也有蟲,最微小的都藏在皮膚之下、肌肉之內的,是凡有生機的物質都是有蟲,因為這個微生蟲是同這物質同時生出來的,如果這樣物質的性沒有變化、生機沒有損害,則體質中所含的微生蟲絕對是安閑自在不出來作亂的,倘若這物質的性受了感觸變動、或生機上受了損害,這種在體內的微生蟲就影響的不能安生、立刻動起來,隨這物質上所受的感觸情形變化,倘若這物質的生機斷絕了,這微生蟲就得不到這物體上的生氣元素的養活,他只有來吃這物體上的質來圖生存,所以他的體也就受了有形質的澎漲、大起來了,凡是有生機的物質壞了會生蛆類,就是這個緣故。一個人生活在這大空氣的當中,如果感受了氣候中濁氣的刺激,加之自己體中缺乏清正的剛氣,不能抵抗而驅除這種濁氣,那時就可立刻感受這瘟疫瘴厲以及風寒暑濕,這些不正的濁氣侵入身體上來,此時身體上不勻和調適馬上就發生異動,那藏在身體內的微生蟲就立時隨著失了常,不能安生變了形狀,隨著所受氣候的性成了各種性的病菌。
    一方面是物質腐敗化生出來的這個微生蟲的本體,當然是一種極濁的質凝成,?不是他要來傳染這個濁氣,就是他的同類有翅能飛的那些蒼蠅蚊蟲帶了他們在身上,這個蒼蠅蚊蟲都是濁氣化生凝結而成的化生物,他的體質是整個濁的,這些微小的附帶在他身上是同氣相投、可以混合生存的, 如果人的飲食起居以及身體上,有不潔淨的濁氣相感觸,他就即刻攏來趨附在上面,於是他身上附帶的微生蟲,也就跟著在上面遺落下來,可以由飲食中到人的體內、由毛孔進入皮膚,倘若人的體氣不強、精神不足,清氣少濁氣多,這個微生蟲他就可以在人的身體內生活,他是完全濁氣化生的結晶,試問人的體中受了濁氣沾染,而固有生機微生蟲能不能避免這個感觸,那是不問可知了。沾染的微生蟲如果腐化物質是熱性化生的,他就是熱的性,如物質是寒性化生的,他就是寒的性,他這種極端的性到了人的身體內,那固有的生機微生蟲就得不到勻和的安適,為他的濁氣所傳染,也就跟著變了性,傳達全身都成了病菌。以上所說的病菌,完全是人體中的微生蟲變化發生的病狀,
還有一種病現在世界上沒有辦法的,就是所謂傷寒病,都不知道他的病由,所以然的道理,這種病症不是有形的物質研究出來的,要從哲學方面去研究,或者可以得到他變化的道理。
    一個人在這個天地的當中生活著是憑著些什麼?宇宙大空之中何以有風雲雷雨之變化?世界上的萬物何以有生死消長的異動?這個道理研究起來決非科學上可以解決的,所謂土生金、金生水、 水生木、木生火、火剋金、金剋木、木剋土、土剋水,是宇宙之間、整個的天地完全在這五行之中 生?制化為公用,既然天地萬物都在這五行之中化育長存,自然一個人的身體決不能逃出五行之外; 再進一步研究,這五行又從何處而來呢?那就要從未有天地之前來講了。未有天地之前是什麼?天地從何而來?怎麼叫做天地?有了天地之後這萬物是從那處來的?怎麼能夠生生不息?這個道理非三言兩語可以講明白的,這是哲學最高的原理,當另有書專著供大家的研究。
    還有所謂肺癆的病,也不是有病菌的病,這個病就是完全氣的關係,因為這個肺是個總發動機, 肺得了氣,可以呼吸,一進一出的鼓動起來,牽動心臟,血才可以行動,人才可以不死。這個肺因他是個總司機,所以他的構造,內部全是通氣管佈滿了,這個管的裡面如果感受了寒熱的刺激,就生痰涎阻塞了氣路,氣不能貫到肺的全部就不能鼓起來,久而久之,痰越生越多,氣路就一步步的閉塞了,那閉塞不動的肺葉也就漸次的萎了,那呼吸的力量就漸次的減小,不能鼓動心臟,那心臟的血不能充分向血管內輸送,就可以逆回來、走口內吐出來,身體日弱、呼吸日促,致不而滋生、而至於死了。以上所舉的理由不過是其大概的情形,至於詳細說明,非以陰陽五行化育的功用來剖析不能時白。
三、精神治療之方法
    要明療這精神治療的方法,必先明瞭人的身體組織的元素、同這疾病的來由的原理,才可以隨心所欲、解決一切,倘若僅知用藥餌,或是利用太陽光海水浴等,將人整個的肉體為一完全物質,若無效時只有待死而已,諉諸天命、沒有辦法,真是冤枉極了。要知人在沒有疾病的時候,就要知道去預防,設若不謹慎得了疾病,也要知道這個病由去治療,否則糊糊塗塗,平時不知預防、病時不知治療,試看世界上要冤枉死了多少人的生命。要如何可以預防、如何可以治療?特將他分別詳細的講在下面:
◎預防疾病的方法
1. 節慾
  在上古時候的人都居在穴洞裏避風雨,飲的是鳥獸的血、食的是鳥獸的肉,只要不凍不餓就是了,當時的人類是沒有多少疾病。後來知道構木為巢,漸漸有宮室衣服,鑽木取火以求飲食的進步,於是在物質上的研求,供給人類欲望,貪求無厭,以至爭鬥殺伐來求生存,失?人生互助的原理;這種貪求沒有止境,不顧精神與肉體上的痛苦,只圖遂一個人的私慾,不知酒色財氣都是殺人的鋼刀,將一個有用的身體消耗於無形之中,更不知在縱情逞慾的時候,要感受多少風寒暑濕在身上,日積月久一旦精神消失、百病叢生,沒有法子可想,連後悔都不悟,真是可憐可歎 。
  有兩句俗語說得好「大廈千間、夜眠八尺、良田萬頃、日食三餮」,一個人在世界上,對於自己只要不凍不餓就是了,要將有餘的去供給我們的同類,使大家都不凍不餓,不僅說是只將所餘的物質去供給人們,更要將我自己的精神去替大眾謀福利,這種公德的精神越做越堅強,至公無我、正大光明的、毫無畏怯的心思,不僅是疾病不敢來侵犯,就是鬼神也要敬而遠之了。
2. 慎起居 
    一個人為甚麼要早上起、晚上睡的原故,大家要知道人是肉體做的,不是鐵打的,因為是肉體做的,所以動了一天到了晚上就要歇息,使他回復過精神來,才好第二天又去動,要是不讓他去休息,第二天就難得動,如再不讓他休息,第三天就簡直不能動了。倘若不能夠動,這些飲食可以養命的東西又從那裡來呢?豈不會餓死嗎?所以一個人為圖生存,就要天天去動,忙些飲食來保全自己的肉體。既是要天天去動,就不可不使這個肉去歇息,但是這歇息的時間就有研究的問題了。 
    大凡一個人的睡眠,是因為要補充今日的疲勞、預備明天的活動,這個睡眠的時間必要求其合度,不可太少、亦不可過多,這個時間是因人的年齡而定,大概七歲到九歲,每天要睡眠十一點鐘的時間;十歲到十二歲,十點鐘到十一點鐘的時間;十二歲到十三歲,十點鐘的時間;十四歲,九點半鐘的時間;十五歲以上成人,每天的睡眠時間七點鐘到八點鐘足矣。倘若多睡就有害無益,因為一個人他的腦心腎,是與天地直貫、成一條垂直線的,得天地的正氣,所以他的覺很強、為萬物之靈,在睡眠的時候,他的腦心腎就與地成了平行線,?且週身的血脈多向頭上來,如果橫睡過久,下行的濁氣也就壅塞頭部,以致頭腦昏弦、思想矇蔽了,所以佛說「眠為眼食、勿貪過飽」就是這個道理。故凡一個人的睡眠要守一定的時間,當睡眠的時候要將一切的事情放開不要想他、安然熟睡,回復今天心力的疲勞;又睡眠過多,消化一定不良,所食的飲食都壅塞在腸胃裏發生惡化,下衝腔廓、作氣上逆,就生疾病,所以多睡眠的人,他的飲食必定不多。
    人在睡眠的時候,須要右脅向下、側身睡臥,孔子說「寢不尸」 就是這個意思,如若右脅疲倦,就換左脅去睡 ,經云「右而脅臥,若疲倦時無妨轉側」。起身的時候,必要在太陽沒有出來以前,若要在太陽出來才離枕,於身體上很多不好,因為太陽出來慢慢高,人身上的血多來到頭部,比其起來以後,這一天甚麼事情都覺煩惱,必定容易發怒抑鬱,所以古時候君主時代天子視朝要在天亮的時候,就是這個意思。俗語說「一日之計在於寅」是一點不錯的,試看那些早上不起來、要朝睡的人,面上都是暗色,因為早晨的空氣是很新鮮,沒有塵囂的濁氣,他受不到這種清氣的呼吸,所以他的血液也不清新。一天如是就誤了一天,若是天天如是就誤了一生,壽命也就折短了,每晚睡眠的時候不可過遲,要在十一點鐘以前安睡,因為日行是陽氣、夜行是陰氣,十點至十一點之間日陽未盡,尚沒有大害,如果一交子刻,陰氣就盛起來了,最容易傷人,夜夜如此久必成病,一個晚上睡、一個早上起,總得要時時注意,可以養生、可以預防疾病。
3. 重飲食
    飲食是人生養命之源,不飲就要渴死,不食就要餓死,但是只圖口味、不問甚麼都去飲去食,不僅於生無益反而易生疾病,診不好時就要死,豈不是求生不得、反去求死嗎?這個飲食是保人不渴不餓的,為甚麼要去貪那香甜美味,不過只圖著在口內頃刻的有味,一下咽喉就不知道了,是凡有味的飲食都有刺激性,到了胃裏就要受變化的影響,很容易生出病來,倘若貪圖口味,無節制的亂飲亂食,胃的消化工作不能舒暢,也容易停滯生出病來。原來餓了才去食、渴了才去飲,如果不貪有口味的飲食,自然不餓不食、不渴不飲,那疾病也就無法來侵入了。
    飲食為人生之命源,一個人純靠血液的營養,血液的來源就是飲食,在胃內消化所取得的精液 ,所以常人的飲食要求使胃容易消化的物質,一方面供給胃的工作不餓,一方面補充血液的來源不斷,則人體各部分的營養也就充足了。
4. 勤操作 
    一個人為圖生活,有了起居飲食才可以達到目的,但是這個起居飲食的供給,是在甚麼地方來的就有了問題了,這種供給絕不會是上天掉下來的,也是人的工作做成的。一個人的供給倘不自己去做得來,要人家去做來供給我,人人如此,這供給又從何來?要是自己不會做,就得拿相當的工作去換才可以得來,這個相當的工作是甚麼?就要知道那做供給我的工作人他所缺的供給,我又替他去做,彼此互換,才不愧為人,才可以保全自己的生活,所以人類互助的精神就在這上面。
    一個人身體上的經絡是活動的,要常常的用些力使他有舒展得時候,這週身的血液就不會有阻塞不暢通的毛病發生,並且要時常使身體發些汗、除排一些濁氣,由毛孔出來才不會容易得病。
    人的肺病多半是由不運動得來的,因為一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得用些力,這個力是什麼?就是氣的作用,所以叫做氣力,人的肺是司氣的總機關,一用力的時候這肺的呼吸力就增加大了,肺的呼吸力增大,決不會發生氣管閉塞的毛病,初得肺病的人如能時常多做點運動,這肺病就可以好的。
    以上所講的預防疾病方法,不是知道就算了,要在知道就去實行,如果知而不行,是等於不知一樣,就不能預防疾病。這預防疾病的方法,是病沒有發生以前去防他發生,倘已發生了疾病,這預防也就來不及了。
◎治療疾病的方法
    這個治病的方法,不是用藥品把人做一個完全肉體的物質去治療,因為人體的組織不僅是由科學上所謂元素物質而成,是由精神靈妙的動作。生活在這大空氣的當中,如果有病但知用物質之末, 把肉體做本位來治療,將一切為主要的成分丟開,是不能收效的,惟有待死而已。這個精神治療的方法,是補向來一切療法的缺點,尤其對於藥石所難奏效的慢性病,收效甚速。
    這種精神治療的作用,不獨是自己有克復疾病的能力,而人與人的感通如電流之通電,這稱力量可以隨心所欲、意到病除。
    宇宙間萬象森羅,都自真元大本無形而來,雖有心物兩界的分別,究竟其本源則一,或稱物質、 或名精神,不過形式上的表現,假定一種名詞而已。所以一物的變化,決不限於一物、一事的生滅, 決不限於一事,譬如週身八萬四千毛孔,終是同一鼻孔出氣,本來天地人物都是一體,自然可以交通感應,可以相合符契的。例如鼠類可以預知火災、事先逃避,鳥類可以預知水災、選擇高地的樹上構巢,這個並不是迷信,是事實上有的,不過鳥獸的感通力沒有物欲的矇蔽,稍微具有此種特感; 倘若人類無絲毫物欲之私、覺悟本來,就比較任何動物的感通力來得大,因為人的知覺比什麼都強, 要是知通天地萬物,同是一體的真理,就可主宰天地萬物,就是孔子所說的「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佛說的「萬法惟心」了 ,這就是精神治療,根本上可以隨心所欲、意到病除最高的原理,若要詳細的剖解說明這其中的奧妙,那是只可意會悟到、不可言語、不可形容的了。
    在人與人之間這個感通力很大,如甲對乙起一種精神的觀念,這感通的作用必直接影響於腦的份子,發生反應,這精神的發射出來,必隨這份子的波動力傳播、可及於乙。
    這司發射的機關就是心,這隨波動力傳播的就是意,就如現在的播音機一樣,缺了電氣,他就發射不出來,也就不能隨空中的波動力傳播了。人的身體上有電,這是大家所公認的,他能以發射傳播就是這個道理,但甲方來播送這種觀念,而乙方抗拒不受,也是不能感通的,就同有了播音機播送出來,沒有收音機來收一樣的無效。所以人興人的感通,必得雙方有誠意的觀念,同在一點上 方能生效,這是精神治療的原則。
    這種精神治療與催眠術不同,祇要受者具有十分誠意、確信無疑,就可發生效驗,這就是病者未有不希望他的病速愈,兩誠相感,自然就可從心所欲、解除一切疾病了。
◎三指治病之方法
    現在本社治病,無論對何病症先以三指對於病者的患處,即可發生感應,世人不知、每外疑感, 茲特述明其功效,使大家明白這個道理,在沒有講清這個道理之先,有一個問題要大家研究的,就是手指憑空一指,他的終點究竟是在什麼地方?能以答解這個問題的,就可以知道這手指來指的道理了。
    以前所說的人與天地萬物同一本源,都是一體的,既是一體,就可以放大、充塞乎宇宙,收小可以入於微塵。這個「放大」是用什麼來放、「收小」是用什麼來收?這就是前面所說的「可以隨波動力傳播」的意義了。這個意是由心而生,心之所向即意之所在,這手指來指,決不是手自己要動,乃是受了心的指使,這指出的方向和目的是看他所受的任務為轉移,要如何可以盡到任務、達到目的,這就在意的作用了。譬如前面牆上有一大字,我要指示使人知道,必先告人前面牆上有一大字,彼此都向牆上去望,然後手指一指,指出字的所在一點,就可以看到這個大字的形狀出來,倘若這手指一指,彼此都不注意到這大字的上面,同時都想到別的事情方面,在自己就不知道大字的所在,在他人就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字,這是極淺近的道理,就是這個意,沒有隨著手指出去,達到所指的一點緣故。
    這精神治療疾病用手指的方法,就是上面所說的道理一樣,何況這個人與人的感通力比萬物都大,祇要雙方的心意同在一點,沒有絲毫雜念,就可隨心所欲、達到目的,這種精神金石可穿、無事不成功的。譬如有人頭痛請我替他治療,我當先問其頭痛的情形及狀況,這時就一心的在他頭上著想,沒有些微旁的雜念,即用三指指向病者的頭部,我的意就照他所說的病況,希望他的頭痛立刻停止,這個意當即隨著這波動力的傳播,就達到病者頭痛的地方發生感應,即能從心所欲了。這個道理就是因為病者的方面,在我手指向他頭部的時候,病者的心同時亦必注意到頭部,他的希望減去痛苦的意,必比施診者的意還要懇切,兩誠相感,這雙方電子的感觸即隨這波動力傳播往外去了,於是乎頭部所受的風寒暑熱、瘟疫瘴厲以及刺激的一切反動,都還復歸於平和的狀態,頭痛就可立刻停止 ;由此類推,其餘治療的效力都可想見的了。
    天氣不和就要寒暑失常、風雲雷雨不能循其序,人氣不和 ,則寒熱不勻、百病叢生,如醫師現用的體溫表,要是人體的溫度過了三十七度就有熱,不及就有寒,這就是三十七度適得其和的道理。
    在現在的醫學講來,凡人有病熱者涼之、寒者溫之、虛者補之、實者瀉之,如果用精神來治療, 就用不著涼溫補瀉的方治,祇要求其和就沒有病了,這和的方法就是和其氣得矣,氣和則血調,所謂寒熱風濕瘴疫的氣就無能存在了。氣和則正,不和則乖,和氣致祥,乖氣致厲,即斯義也。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甚麼是浩然?浩然者就是正氣,善者正、惡者?,去?存正,即曰浩然。這精神治療就是以這浩然正氣,貫達病者的身上,驅除那些不正的厲氣,疾病就沒有了,倘若人能修其心、養其氣,就能終身康?、毫無疾病,這養氣的方法又非先從修其心不可。
    修心之道就在正而已矣,欲正其心著,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這格物的道理就是要明悉天地萬物的始源及其化育的功用。所以本社來組織的原因就是這個意義, 拿各宗教的真義來範圍各個人的心,使人的心都趨於一致,無是無非、明白一切,這個明白又決非看書作文所可得到,必須舉凡一切語言行動能與心合一,這個心又非放在正中不可,所謂心正則氣養,氣養則和,和則無病矣。以此自治,以此治人,是謂精神治療 。


 

談精神療養

 談精神療養               作者:胡萬新
ㄧ、前言
    『精神療養』在我們中國以往並沒有看到過,那是我們  宗主在十九世紀的時候提出的,他老人家乃先天無形道祖第八分靈-眾香妙國佛王臨凡倒裝、挽災救劫,附身在蕭家一位六歲孩童身上,借體宏揚教道。因為他老人家看人心敗壞,跟他們講道理並沒有辦法可以讓人接受,所以就想到用先天的剛正之氣幫人看病治療,再慢慢跟他們說佛法道理,也就是所謂的「以相度相」。他老人家在那個時候就是用這種方式,以現代用語來說就是以『精神治療』做媒介,主要目的是勸人行善、心存善念,讓這個社會充滿祥和。
     近代則是  開山祖師在民國42年從香港來到台灣,把  宗主經典教義帶到台灣宏揚,因為那時候政府屬於戒嚴時期,沒辦法申請宗教立案,但是仍必須宏揚教義、宏揚廿字,在一個機緣下,他幫  先總統蔣公夫人治療左手臂,治療好後他跟蔣夫人說了希望立案的事,蔣夫人跟他建議現在政府是在戒嚴時期,宗教沒辦法立案,但是我們這個『精神治療』很不錯,可以用『精神療養』這個名義向政府申請,成立「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來宣揚我們的教義,所以於民國56年,在羅斯福路基督教青年會教堂召開了成立大會,成立了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現在各宗教中只有我們天德教是合法可以為他人做精神療養的,因為我們有政府登記立案的證書,例如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台南市支會就是一個例子。
     我們這個『精神療養』不是像外界所講的天人  功或是氣功,而是由我們本身的實施精神療養,一些老前輩、老道友們批評開山祖師他老人家沒有天德教、只有精神療養,講這個話是不公平的,今天要不是開山祖師在台灣向政府立案登記了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那我們今天就不能合法為眾信做精神療養,而淪為按摩了,就像天帝教所謂的天人  功變成了氣功的一種了。此外,要不是我們開山祖師向政府登記立案了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能夠自由傳播我們的教義及廿字,那今天也無法向政府登記天德教立案,任何事有它一個因才會有一個果,今天一個修道人、那些自命所謂同道人及老前輩的人,這樣對開山祖師批評是非常不好的,而且會讓人家遺憾你的道白修了、你的觀念錯誤了,因為你有了這種分別心、有這種妄想、有這種執著,那會墮落到三途去,枉費你修道了,所以這很重要。在今天前言特別強調精神治療是當初我們 宗主在勸人為善、在度化眾生時不得已而用的方式,以精神治療做媒介面來宏傳佛法道理,勸人為善、度化人心,到近代  開山祖師向政府登記了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讓我們成為一個合法而且政府承認的一個社團,讓我們可以對我們的信眾做精神療養。
     宗主那時所講的「精神治療」,  開山祖師把它改為「精神療養」,事實上在  宗主那時候已經叫「精神療養」。精神「療養」跟「治療」兩者有什麼不一樣呢?「治療」它是一種侵入性的,會打針也會吃藥,就醫學來說它必須經過檢查治療用藥,我們都不是醫生,如果用治療兩字會觸犯醫師法,因為你不是合格有執照的醫師,你沒有經過合格醫療的訓練,所以就不能用醫療兩字。「療養」呢?療養是非侵入性的,它是一種恢復、培養,是純粹修補,修復,也是一種調理調息,它是非侵入式的,不是吃藥也不打針。因此這個治療跟療養,  開山祖師他老人家是一位活菩薩,他的睿智了解到不能違反政府法令,所以用療養這兩個字,事實上今天我們用療養兩個字的確省掉很多麻煩,就像前面所說的,它是非侵入式的、非吃藥的、非打針式的,所以我們應該感謝先人先賢的大智大慧,更應該把它發揚光大。在我們中國人來說,這
種精神治療也好、精神療養也好,最先提出來是我們  宗主以及我們天德聖教,其他各宗教、各團體都沒提到,雖然最近有提到一種精神療法,非洲、淨空法師也都開始提出,但最早還是我們天德聖教,這不是神蹟顯現,這是互相感應的東西,這種成功的案例在我們天德聖教非常多、不勝枚舉,所以在前言的部份特別強調精神治療跟精神療養是由我們的師尊  一炁宗主、無形古佛所創,然後由我們的開山祖師  清風古佛、圓明至聖佛來發揚,而我們後世子孫在政府的法令下合乎法規來發揚我們的精神療養、來宏揚我們廿字,進而宏揚我們天德聖教。
二、「精神」是什麼?
     精神是一種行而上,是一種意識,為什麼叫意識?你的精神好體力就好,你的身體就輕鬆愉快;你精神不好身體就不好,你體力不好就會虛弱。因為我們人身體氣血通行跟我們的精神有關,例如在人體某個部位不舒服、精神就會不好,精神不好,心情就會不舒服了。那精神要怎麼樣才會好、怎麼樣能維持在一個精神正常的狀況下?當我們在祝福人家生日快樂時,都會講祝你身體精神健康快樂,乍聽之下為什麼是精神健康?會不會是講錯了?其實沒講錯,精神要健康。那精神要怎麼健康呢?
     身體快樂要少慾,慾望少、妄念就少,精神就會好;如果慾望多,妄念就多,精神就會散漫,體力就會不好。如何將慾望跟妄想降低?那純粹是靠個人意志啊!
個人意志又是什麼?就是精神,所謂精神不但是個人意志,意識也是個人意志,意識、意志都是靠自我控制的,心是人的主宰,控制我們的思想行動,他思想不去亂想,他行動就不會亂動。心不亂想、身不亂動、口不亂言,這是最基本修持。
三、療養
     療養是什麼?它是一種非侵入性的,它是一種調理,它是一種培養,我們一般叫人要好好的療養,就是要好好修養自己。療養就是修養,修養就是療養。如何修?如何療?人的身體有自然免疫力,有自然癒合能力,這都是上天賦於我們的,要療養、要休息、要修養。
     在休息療養中如何讓自己療養、休養呢?就要回復到前面所提的精神,因為精神療養這四個字是有直接連帶關係的。重要的是個人控制,習性的控制、慾望的控制、妄念的控制,都要把它降到最低;休息的時候不要胡思亂想。為什麼現在社會上文明病那麼多?就是因為妄念太多,每天奔波,人家講不要當蠟燭、不要當鉛筆,為什麼呢?因為蠟燭愈燒愈短,鉛筆愈削愈短,這是對心力的損耗,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妄念太多,造成他損耗太多,今天的用不夠,把明天的拿來用,寅吃卯糧,就是透支體力的意思,這都是前面所講的削鉛筆、點蠟燭啊!體力透支了,身體就會不好了,人的百病就會生了。所以社會上很多文明病都會產生,加上外界大環境被破壞,自然環境之所以被破壞是由於我們人的慾望太多、妄念太多;因為科學的發達讓人會愈想求方便,會不想動,我想吃東西只需按鈕東西就會到嘴邊來,所以科學的進步造成人的道德的淪喪,為什麼會淪喪?因為人與人之間互動少了,變冷漠了,這社會不再充滿熱情、不再充滿關懷,因此社會文明病就會ㄧ一產生了。
     像現在流行H1N1和濾過性病毒、癌症等都是以往沒有的,以前在大自然環境下崇敬大自然,與大自然互敬互存;現在不是,整個大自然被破壞到無以附加的地步,例如那些雞都是吃化學肥料,那些漂亮的菜都是噴灑農藥的,這是很可怕的。所以人的病就愈來愈多,人類的貪婪、人心的腐蝕、人類的冷漠、人類的殘酷就愈來愈嚴重,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所以整個社會、整個大自然環境、整個家庭的倫理道德統統淪喪,人心愈來愈壞,所以必須用宗教的力量、用自然的力量來幫他治療。故精神療養不光是治療人的病,它是治萬物的病、治天地的病,我們  宗主所謂的治病是治天地人三界的病,所以我們不像西醫講的-你感冒了我開治療感冒的藥,今天你咳嗽不止我就開治咳嗽的藥,或是今天你有什麼重大的病我就幫你打一針,我們不是這樣,我們給你吃藥打針是治療什麼?是治你的心、治妄心妄念,而我們給你的針跟藥是什麼?是恢復你的良知,良能,讓你認識你與大自然間的關係,跟大自然互相尊重,互相依存。讓你知道你的生命之所以不健康、生命之所以快燒盡,是因為你的妄心妄念太多,讓你瞭解教義、教理可以減輕慾望,尊重生命,對大自然環境尊重、對人類的尊重、對一切慈悲跟關懷,重新燃起你的熱情,這是靠什麼?
就是靠天德教的廿字教義,廿字就是給你吃的藥,廿字就是給你打的針,所以我們給你吃的藥、給你打的針是什麼?就是廿字!
四、隨緣普度精神療養
     天德教常到外地宏揚、做巡迴義診,用義診兩個字或許對、也或許也不對,因為整個大環境都在變了,診這個字是必須有證照,診治、診療,所以我覺得義診兩個字是不是適當,對內我們可以用義診這兩個字,對外我們必須像  秦道監所稱的「隨緣普度、精神療養」,這樣既沒有違背我們精神本質,也沒改變前賢所留給我們的東西,也不會觸犯政府所有的規定。一般現在只要看到診療、治療,都會被醫師法限制,所以我們必須隨時跟上社會的脈動、了解政府的法令規定,不能故步自封、如井底之蛙般的為反對而反對,這樣就不好了。如此,我們的精神療養才能對外宏揚,讓大家了解、接受精神療養,進而化人,使內心的冷漠變成熱情,使內心的孤獨變成去擁抱世界、去關懷世界,讓這個世界充滿了互動、關懷,成為祥和世界,這也是我們  宗主創造廿字、宏揚廿字、度化眾生主要的目的。  開山祖師向政府立案中國精神療養
研究會,主要目的也是為宏傳廿字、宏揚天德教。所以精神療養跟精神治療都是我們天德教所提出來的,這是我感到唯一的、以有色相的眼光來看是令人自豪的,是由我們天德教首先提出的,而且合法立案,目前為止還有很多社會團體、學術機關邀請我們參加專題報告,顯現我們  開山祖師的睿智。所以我們不可以再汙滅先賢前聖給我們的遺產,我們不要輕易把它忽視掉了。
五、精神療養的感應
     我們出去外面幫人家做隨緣精神治療的時候都會有感應,這感應大家都有經驗,我們以身上剛正之氣,加上菩薩護法為信眾做精神治療,信眾就會抱著一份真誠的心,而我們也以真誠心幫他治療,就會互相有感應。因為菩薩護法,我們在為人做精神療養時,無形針、掌光就會感應到這個人的身體有哪裡不舒服,雖然我們知道,但是不能講,因為我們不是醫生,絕不可以說你身體哪些地方不舒服、哪些地方曾經怎麼樣,因為無形針及掌光都會感應到,但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說。
     對精神療養這一部份我們  開山祖師也訓示很多,他老人家囑咐我們注意不可以犯的部分在他老家人筆言集裡都有敘述,事實上我們念字聖堂最近出去為人家做隨緣精神療養,一般的接受度都會非常高,最近幾次合計起來都有上千人次,這就表示這上千人次的人相信精神療養,因為一般人說打針怕痛、怕打錯針一命嗚呼、吃藥怕副作用,唯有精神療養最令人安心,而且我們精神療養不用花費,沒有任何副作用。此外,精神療養治根又治本,根本是什麼?就是妄念、執著,從根本治療,就是勸化人心;我們在療養當中感應到的病症通常都是冤孽病,所以會提醒他多行善積德,冤親債主才不會找上你,像癌症或是比較嚴重的怪病啊!都是冤孽病。身體的病又是什麼?其實身體並就像是感冒、咳嗽,這些都是小事情,人吃五穀雜糧沒有不受寒的,這都不是很嚴重的。那像H1N1是什麼?這就是人類我們大家的共業,共同造的業障,他今天要顯形了;他不是隨便就去找你,隨便任何人就會得H1N1,那是你的冤親債主找上你,像SAS也是一樣,假如你沒存壞心、不害人,你的冤親債主就不會找上你。所以精神療養有時候會有感應到孽障病,這時候我們都會勸他少妄、少欲、少念,多行善。
     當我們用掌光,無形針幫人家治療時候會有幾種反應,一是手會脹,二是氣會刺,三是會麻,四是會涼,五是會熱。有熱的反應就表示這位信士他身體內部裡面有發炎發燒等等的症狀。有涼的反應就是身體裡的寒氣很重,因為陰寒的東西太多種類了,所以感應會不一樣。假如有像氣針往手上刺的感覺,表示這個人的病症較嚴重, 例如我們去看譚雄叔叔,幫他治療的時候掌光懸空就會感應到手刺很痛,就表示說他病重了。那當手脹呢?就表示我們幫人看病我們自己本身也在胡思亂想,我們跟他之間氣的交流竄到你身上來,所以會感覺脹,所以我們在幫人做精神療養的時候,會有酸,麻,熱,涼,脹,刺的時候。我們要氣定神凝,把氣從丹田提起來,把心定在那裡菩薩才會護法,菩薩護法才會導引你的剛正之氣。剛正之氣是每一個人都有的,導引出來後氣就會抵禦在外的濁氣,不會影響你的氣運行。
    
氣的運行在人體是一個小週天,它跟宇宙運行是一樣的,沒有阻礙人就不會感覺不舒服,大的天體也是一樣的,它有阻礙四季氣候表現就會不一樣、就失序了;人身體有阻礙就會覺得痛,會不舒服。我們在為人做精神療養時也是一樣的,如果氣不定、神不凝,我們一樣會感應到我們的身體不舒服,所以有些人在為人做精神療養時會打嗝、會想打瞌睡、有些會打哈欠、有的會手脹,當你氣定神凝後這個氣就不會到你身上去。所以  宗主和  開山祖師把精神療養傳給我們,為什麼要皈依以後才可以看病呢?道理就在這裡,因為若是你氣不定、神不凝,菩薩要怎麼護法呢?當我們在為人做精神療養時心裡要唸廿字經,因為廿字就是剛正之氣,廿字撐天地、置三才,唯有靠廿字經,才能讓我們心定於一,當我們心定於一的時候,護法神才會護法引導我們先天剛正之氣,以這個廿字金光掃除信士身上的濁染、妄念,讓他的心止於一、能
夠定念。用我們正剛之氣把他身體不好之氣、寒氣、濁氣掃除,再以精神表現外在的示範,用言語來導引他一心向善,當心歸於善時妄念就會降低,妄念降低時先天剛正之氣就會把他身上的寒氣、濁氣打通,就可以不藥而癒了;而他就會好好奉行廿字、自我修持,這就是我們的精神療養。
六、開山祖師的無形針穴學
     精神療養的力量是很大的,可是  開山祖師在他82歲的時候開始傳持精神療養時為人按穴道做精神治療,在民國72年編了一本無形針針穴學。前面曾說過隨著時代脈動讓自己的精進,才能把精神療養宏揚,才能把精神療養擴大利益到為大眾服務,讓大家能知道廿字、奉行廿字,所以他老人家在那時候編了無形針穴學。  宗主傳授我們精神療養時是以哪裡不舒服就看哪裡的方式,頭痛就看頭、腳痛就看腳,並沒有去看穴道,後來  開山祖師以剛正之氣依穴道治病,針對穴道治病,故編出這本無形針穴學。但是一般我們皈依的弟子沒有人去研究穴道,只是站在旁邊看,大約了解這是肩頸穴,氣海穴…什麼病症看哪個穴道等等簡單的常識,數十年來沒有好好培養,所以截至目前為止我們的精神療養漸漸沒落了,為什麼會沒落了呢?
因為我們不暸解,也沒有用心仔細的學,也沒辦法對穴道拿捏的那麼準,也沒辦法記對糖尿病的人要看那些穴道、今天腎臟不舒服要看哪個穴道。為什麼要看穴道呢?因為知道氣穴組織在哪個地方,當穴道打通時濁氣就可以排掉了。
     其實  開山祖師用無形針針穴學治病是以相度相,對外界做精神療養的時候,人家會問「你幫我看的是什麼穴道?為什麼要看這個穴道?」,我們就可以告訴他「這個穴道是主管你的大腸經、心經、肺經等等,所以對於治你這個病必須要看某某穴道,這個穴道在某某位置」,什麼樣的病就看哪些穴道,可是我們一般人做精神療養時讓我很擔心,因為大家都不知道該看哪些穴道,一般都是跟著前輩學從頭看到腳,問他們有哪些穴道,他們都說不出所以然來。因為我們都是菩薩護法,所以無論怎麼看菩薩都會護法把這個病痛掃除掉,可是我們要把這精神療養發揚光大,就必須在總道壇德藏學院安排這個有關精神療養的課程,請有針穴學專長的老師來教導我們治什麼樣的病看什麼穴道。事實上我所收集到的  開山祖師的札記上面有記載著很多有關穴道治病的知識,可是我們有很多道友不知道精進,也不願意精進,也有不願意相信,像某位道長幫人治病時,會發出像開汽車的聲音、亂七八糟,天德教從  宗主一直到大覺導師所傳授的精神療養中沒有這樣的治療方式,只有無形針跟掌光,哪裡痛就看哪裡,對穴道有研究就看穴道。我們各個道壇對精神療養的方式不統一、亂了套,例如有的道長在為人做精神療養時全身拍打,這是不對的,是邪魔歪道,一個正信的廿字弟子不該相信這些東西,應該相信  開山祖師和  大覺導師所傳下來的東西才是正信。當你心中相信這些東西純粹是好奇,心中沒有信仰,沒有正信的信念,必會走到邪道去,所以這很重要。總道壇德藏學院之前曾舉辦研習,請中醫師來為我們講解人體的穴道,但可惜只辦一次就沒辦了,近十年的時間都沒有做,所以今天我們有一個好的組織,就該發揮它的功能,做出他該做的事情,從事教
育、研究才能把精神療養發揚光大。
七、「隨缘普渡精神療養」應做的準備
     我們的精神療養不是誇大的,今天要出去義診了就必需有所準備,準備些什麼?
對於我們出去義診的地方要了解,要先了解當地的老百姓生活習性是什麼?從事的工作性質是什麼?然後針對他們所需來療養。例如我們到新營佛堂為這個地方的人做療養,他們是屬於市區的,來做精神療養的人都會抱著懷疑的態度,你必需有所準備,他哪個地方不舒服必須看哪個地方,你必須告訴他讓他明白。又例如佳里興那個地方民風淳樸,一般他們的疾病是什麼我們可以了解,因為當地從事勞動、從事農作的人一般都是關節退化,風濕,肌肉酸痛等等。像這些人屬於業障病的就不多;那市區的人呢?屬於業障病的人就會比較多一點,像是肝的病變、生理的病變、氣血的異常等,這些多屬於業障病。這兩個地方因性質不同就有所差異,因此我們出去前就必需準備功課,到時人家問你才有辦法回答,例如在新營佛堂義診,屬於市區的人,他有肝病,那肝病是要看哪個穴道?肝助,肝氣旺盛,肝火太大,這都屬於肝病,肝屬
木、是主苦的,我們幫他治療時是按照他的穴道來看,一邊看一邊講解給他聽。佳里興屬於鄉下地方,會有業障病的比較少,他們純粹是屬於勞動身體上的退化比較多,這時我們幫他看病時針對腿、臀部坐骨神經來治療,那坐骨神經痛要看哪些穴道呢?要看三離,環跳,風濕等,看完後我們就可以跟他說要注意保養保健。不同的地方要做不同的準備、不同的功課,這點很重要。所以德藏學院再做精神療養人員培訓時,就要在各種狀況下做各種準備,隨時都可以回答各種狀況下的問題,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我們並沒有這樣的訓練,這是讓我非常擔心的事情。現在醫學研究上慢慢的已經提出精神療養的概念了,因為它是意念治療、是沒有副作用的治療,是把人體自我癒合免疫能力復甦來對抗現在的環境、對抗現在的文明疾病。
     以前秦道監曾告訴我為人做精神療養時心要定下來,就如同在打坐時一樣,心定菩薩才會護法,才會把剛正之氣導引出來,才能將信士身上的濁氣掃掉,但是為人做精神療養我們自己本身就必須有所修為,因為在做精神療養的時候如果跟人東拉西扯,腦袋在胡思亂想,眼不凝神注視著病痛的地方,這樣是沒用的,反而會讓人覺得你漫不經心、不認真。像耶穌基督幫痲瘋病人看病,因為他是一位聖者,心無旁念,一心慈悲為這些世人,以他的意念就把痲瘋病患治好了,那時並不知道這就是精神療養;最近有一個牧師把一個手不一樣長的人變成一樣長,幫他治好了,這就是一種意念;另外淨空法師他們的山西小院也是有幫人治病的,只是他們並沒有把這意念歸屬何種名稱,是我們  宗主把他稱之為精神治療。現在因為有醫療法限制,所以精神治療這個名稱不太適合,於是  開山祖師把它改為精神療養,賦予正確名稱。
     秦道監曾說為人做精神療養時會有立即的效果,立即的效果是什麼?會有多快呢?那是沒有界限的,但是最基本的  道監告訴我們要心誠、不可抱著辜且一試的心態,沒有信心就不必接受精神療養,反倒是做精神療養時我們同道一定要告訴這位信士心誠則靈,你心誠才會跟我的護法神感應,相互感應才會導引出剛正之氣掃除身上的濁氣,病就會立即好。  道監他老人家也常說看病跟打坐是一樣的,把心裡雜物丟掉,氣定神凝,身心靈就會更清靈、更上一層、更旺盛,這是我們在為人做精神療養時,我們本身個人與信士兩者之間心無旁驚才能產生的效應,如果你剛皈依把它當作用玩的心態來玩玩,那是不對的,反而招來罪過。因為這是慈悲救世、 宗主獨創的法門,用它來普度救助世人、掃除冤念孽,所積的病痛把它掃乾淨來接受念字金光的洗滌,進而實踐念字、宏揚念字,所以這是不能拿來開玩笑的,我們有些道友不太了解,反而覺得好玩、還將它改變了,有的亂吼亂叫、有的亂槌亂打,這都是招罪過的,我們有的道友還會說他看的靈,事實上他靈在哪裡?他要是看的有效,為什麼不能把自己的病看好呢?而且他又看好了什麼呢?大家不要盲目的替他宣傳、盲目的相信他,把自己的正信、正念拋到一邊去了。這些怪異動作都不是正信正念的東西,所以絕對不能相信,做這種事的人都不是正信的弟子,如果再為他宣傳的人反而糟糕,他是罪加一等,替他宣傳的人將會罪加十等,因為你破壞了正信正念,在教道內破壞正道,因為現在的人充滿好奇心、沒有正信念,很容易破壞整個道壇的信仰和向心力,這是非常糟糕的。
     有些人會問我們為什麼沒有打坐?其實打坐跟為人治病是有直接連帶關係的,  道監針對這一個問題曾直接回答過,打坐要拋除雜念、心神定於一,心靜而能定,為人治病也跟打坐是一樣的,眼睛注視著病患,心裡拋開雜念、心念貫注於病患身上,然後祈求菩薩護法,心跟嘴唸著念字真經,心口合一,這時身是心,口是嘴,腦袋意識合而為一,才能為信士做精神療養,才不會有手脹、打嗝、打瞌睡等等情形,為什麼呢?因為你身上的氣跟身體運行。有時自己身體不舒服,幫人看病時菩薩一護法,就會將你身體的濁氣趕出來,所以為人做精神療養其實也是順便為自己看。但是有些剛皈依的道友就會說「我剛皈依不能幫你看」或是自己身體不舒服就不能幫別人看,這是錯的,菩薩護法都是一體的,例如說你在為別人做精神療養菩薩護法,在你身上的病痛也會同時幫你看,把你身上汙濁之氣、陰寒之氣通通掃掉,這個觀念很重要。我們很多道友都會說我不會幫人看病,前面有講過  宗主為人做精神療養也是哪裡痛就看哪裡,腳痛就看腳、肚子痛就看肚子、頭痛就看頭,他也是沒有特別看哪個穴道,我們沒有學過穴道,同樣的可以哪裡痛就看哪裡,只要你誠心就會感應到,信士也會感應得到。後來因為世俗的影響  開山祖師更精進了,把精神治療改為精神療養,然後創立了無形針穴學,針對穴道來做精神療養,讓信士知道什麼樣的病就用什麼方法治療。
     當信士第一次做精神療養時,我們一定會問「你是什麼病?有經過醫師檢查嗎?接受治療的情況怎麼樣?現在接受的狀況又怎麼樣?」還建立了所謂的病歷,現在一般佛堂道友都沒有注意這一件事,連作巡迴普度勸化活動時也沒注意到這些動作,信士來了就看也不問他有什麼病就看,人家一問就答不出來或不敢回答,這樣對我們的精神療養宏揚是有侷限的。所以  開山祖師他老人家發明了無形針穴學的目的就是以相度相,一方面讓信士產生信心,另一方面讓我們的道友自我精進,了解穴位可以治療什麼疾病,平常在家就可以自己做精神療養。更進一步的說,就算我們不知道穴道怎麼看,有菩薩護法,當這個信士不舒服來做精神治療時,菩薩會指示你看哪個地方,你會很自然的順著指示看哪裡,這是很神妙的事情。像我們在做巡迴普度的時候,有些病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連聽都沒聽過,例如說這個人就像鬼神附身一樣起乩了,這時候你要怎麼才能停止他的發作,菩薩都會護法指示你該怎麼做,事後你可能會自問為何自己會這麼做;又如某信士他某一個部位痛,或是說他有糖尿病晚上睡不覺,胰臟肝臟有問題等,要怎麼幫他看、穴道應該按哪裡,只要你靠近這些地方,菩薩就會護法會讓你很自然的去看那個穴道;但不能說只要有菩薩護法我隨便看哪個地方都可以,台中有一位道友就說他曾經碰到在外替人做精神療養時,有人就發問考他,如果你心中不能充滿信心,怕那些看病的人來考你,這樣你要怎麼去做精神療養?所以我們平常要多充實自己,研讀無形針穴學,什麼樣的病看哪幾個穴道,我們要對信士們解說什麼叫精神療養,精神療養跟我們念字有什麼關係,我們要能說出一套道理讓那些信士相信,同時為人做精神療養時,我們也要教導他們如何保健、如何保暖避寒,這也要懂才能跟他們說。因此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完整的計畫、一個完整的事前訓練、一個完整的實行,這樣我們才能檢討缺失,不足的部分加以補強,這樣才能宏揚精神療養、才能做宣傳精神療養。
八、結語
    當我們知足常樂,保持愉悅的心情,人就不會生病了,如果我們人不貪口腹之慾,這樣無論有情無情才不會從我們嘴裡吐出,而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殺孽,這樣人們就不會有冤冤相報鬥爭之事。事實上這廿字就是以我們的剛正之氣來掃除濁氣,而這濁氣就是來自我們人的欲望,只要掃除濁氣,這些廿字才會實行宏揚,最後的原點就是為了讓人與人之間充滿關懷熱情。
     精神療養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心,心靜心定才能發揮出真正的誠心,精神療養是很正統正規的,不必用很炫、很怪異的動作去吸引別人,這就是無形針及掌光,它是沒有任何變化的,如果說有變化有分別的就不是 宗主及  開山祖師傳授給我們的精神療養。以前  秦道監曾說過,這于璇咒是要看時機來使用,例如有人長毒瘡,這毒瘡是會潰爛的,我們就能用于璇咒來化解它,像畫圓圈般的由外往內、由大畫小,像肚子痛、拉肚子,我們也可以用于璇咒來化解它,由大畫小然後收掉;但是使用于璇咒必須要稟報,這樣才能消除會痛的部位。
     我們是一個正統的正信大道,絕不是那種會去迷惑人心的歪道,如果有人聽信外部所說的看精神療養是要拍打的手舞足蹈的,開導師或是同道必須給予勸阻;如果幫人看精神療養時會有打嗝、打哈欠、打瞌睡、排氣等現象產生,並不是他人的濁氣傳到你身體去;還有剛皈依的人認為自己沒有什麼功力、無法幫人看病,這是錯的,這不像武俠小說裡所說的練功功力,只要你心定、心持於一,這樣為人做精神療養才是最好的效果。為人治病就像唸經一樣,是為了增加我們的功德,是來開我們的智慧,在為人做精神療養的時候,你要口頌廿字經,要祈求護法神護法,要心定於一,只要遵守這持戒、沒有雜念,在為人治病時你就會產生智慧,身心也會跟著通暢,思想也會變的清晰。為人服務就是積功,勸善就是積德,解決別人的痛苦、煩惱就是修德,捐香金是福德,福德並不是功德,因福德有享盡的時候,功德是不會漏的,所以我們要連福德,功德一起修,這就是精神療養最主要的目的。